朱砂,該用不該用?

周 若龍 作者: 周 若龍
國家執業中藥師、香港公開大學兼職講師

朱砂,是重鎮安神的中藥,常加入丸、散劑中。根據<<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>>(2015年版)收載的中成藥中,有46種含有朱砂,如小兒驚風散、安宮牛黃丸、朱砂安神丸、牛黃解毒丸等,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中成藥。朱砂使用由來已久,早於<<神農本草經>>中列為上品,稱能養精神、安魂魄,定志安神。

在現代臨床上,社會對含朱砂藥物可謂毁譽參半,存廢之爭也一直存在。主張保留的觀點認為,朱砂的藥用價值要大於危害性,沒有數據明確表明含朱砂中藥一定會對人體造成危害,任何藥物(包括其中的毒性成分),只要科學合理地使用,均為良藥;而主張廢除的一方認為,使用朱砂的風險大於效益,對肝腎功能尚未發育完全的兒童更不適宜,處方除掉這味藥亦未必令該藥品完全失效,亦不是非用不可,不可替代,因此應該捨棄。

根據中國藥典,朱砂主含硫化汞(HgS),並不得少於96.0%,因此含朱砂的中成藥經常出現汞超標的情況。汞,亦即水銀,易於人體內積蓄,消除半衰期長,在沒有中醫師或中藥師的指導下胡亂服有含朱砂的藥物,可能會出現慢性汞中毒,表現為記憶力減退、多夢、失眠、惡心、食慾不振等,嚴重者可出現肝、腎、心、腦等器官的損害。

然而,臨床運用朱砂治病已有數千年的歷史,其鎮靜安神的功效早已得到歷代醫家的確認,亦鮮見文獻記載朱砂有很多不良反應,否則此大毒之物,怎能成為今天仍然使用的中藥呢?那麼,為何古人服用朱砂的毒性反應比現今的人少呢?是否古人所用的朱砂與今天所用的有所不同?似乎中藥的炮製再次成為關鍵…….(續)

 

「朱砂粉」是朱砂最常見的使用方式,自古以來都是以「水飛朱砂」入藥,「水飛」是一種極為費時的炮製方法,利用藥物不溶於水的特點,加水條件下混合研磨,粒徑較少的藥粉混懸於水,將混懸液合併靜置,傾出上面清水,陰乾;較重或未研磨成粉的會沉於底,將其濾出,經反覆研磨步驟,最終製成極細膩粉末。可惜,現今社會為求效益,大多朱砂粉均以打粉機製作。

就朱砂而言,水飛法是一個很重要的減毒炮製。天然朱砂礦石主含硫化汞外,還存在毒性較高的游離汞與可溶性汞鹽,該成分直接影響朱砂的毒性,水飛法有效降低游離汞與可溶性汞鹽的含量,大大增加朱砂臨床使用的安全性。朱砂在古藉上已有「忌火煅」的記載,是因為遇熱很易釋出水銀(汞),然而現今炮製用打粉機製作朱砂粉,機器產生的高熱,大量增加肉眼看不見的游離汞,無疑增加朱砂的毒性。

專家學者做研究時,往往忽略所用中藥的品種或炮製是否正確,若臨床研究是用毒性較高的「機打朱砂粉」,而非毒性較低的「水飛朱砂」,臨床結果注定會引起較多的不良反應或副作用,基於這樣的結果來評價朱砂的臨床毒性是不公平的,亦不科學。市場流通這種炮製不當的藥材,該歸咎於朱砂本身,還是歸咎社會欠缺監管中藥炮製的問題?

源頭出了問題,下游亦無可避免受到牽連,即使中醫師辨證準確,嚴控用藥,仍無力解決市場上中藥炮製不當所引起的安全隱患。因此,香港須加快建立中藥師認證制度,從源頭著手,監督中藥材的進口、質量與炮製,以保證中藥材的安全有效,減少中藥的不良反應。

水飛朱砂 朱砂(機打)
   

圖片來源:網絡